关于

【all叶】荣耀大森林依旧和谐美好

花开有尔:



炒炒冷饭。


中秋快乐啾。






01


叶修是一片看不出品种的叶子。


他和他那同样看不出品种的弟弟叶秋共同生活在荣耀大森林里最高的那棵树上。


那棵树有大概二十米高,一米多宽,但是却只有两根枝干,一个向南,一个朝北。


向南的是叶修,朝北的是叶秋,每天都被同样的阳光照耀着的他们,却隔着最远的距离。




02


轮回流域与荣耀大森林最高的那棵树仅一江之隔,而生活在这片沃土的上轮回众生物每天都与叶修隔江相望。那满是哀愁的面容,那深藏思念的目光,那情深似海的呼唤,分分钟逼迫着那条名叫江波涛的江河用清洌可鉴的江水去淹死,哦不,灌溉它们。


“Hello ,前辈。”江波涛用平静的水面轻轻托住了从树上飘下来的叶修,稍稍一发力,使得江面激起一丝涟漪,而后温润的水漫过了叶修全身,轻柔得似将爱意隐匿于指尖的芊芊玉手,带着最用心的温柔,抚摸过心口。


“小江啊,”叶修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喟叹,“最近怎么都没有看到小周啊?”


小周的大名是周泽楷,是管理着轮回流域的一只帝王企鹅,(对,一只住在森林的,企鹅。)他沉默,但能力出众,一直以来都为建设美好流域和追到心爱的前辈付出了与其颜值成正比的努力。


但他最近却总是见头不见尾,神神秘秘地出现又消失在众人眼前,这让身为大前辈的叶修很是担忧。


“小周?”江波涛轻笑,“不知道呢!青春期的年轻人,思维总是让人费解。”


叶修破有同感,表示道:“当年邱非就是这样,总是呆呆看着这边,但和他说什么他都不回答,青春期啊青春期。”


“前辈别理他们了,多闹心。”江波涛笑,又是一波缓慢的水流,将叶修冲洗得绿油油的。


在不远处的嘉世草地上的鸽子邱非和正在给叶修居住的那棵树施肥的企鹅周泽楷不约而同地打了几个喷嚏。




03


王杰希是一颗王不留行,他和他的孩子们,阿不,伙伴们一起生活在微草农田。微草的大家基本都是草药,有些生机勃勃,有些却羸弱不堪。但是在王杰希的抚养与照顾下,大家都活得充满活力,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都洋溢着青春的独特神采。


“爸……队长!”一颗名为柳非的叶下红在某天叫住了王杰希,一脸诚恳地说道:“我们希望队长可以有一个生活伴侣,所以如果队长你有需要,我们一定会倾囊相助。”


王杰希思考半饷,回道:“倾囊相助?你们的钱不都是我赚的吗?”


柳非嘴角僵硬。


于是,在某个清晨,刚刚起床就看到了围在树下的微草众人的叶修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只见大家以王杰希为中心的阵容排列开来,错落有致的站好位置后,齐齐望向了在树顶的叶修,大声呼喊道:


“妈妈——”


叶修呆立于风中,安静如鸡。


看着这幅样子的柳非不禁想起了那天刚嫌弃完他们但又很快笑了起来的王杰希。


他是这么说的:“既然你们不能提供物质帮助,那么就用身体来偿还我吧。”


……原来我们的身体,就只有这种用处吗?


柳非默默地思考着。




04


那片被叫作蓝雨的云朵总是悬挂于在荣耀大森林的最南方的天边,它随日落日出而染上殷红,又随倾盆大雨黯然而黑。


在蓝雨里生活着许多的雨滴,他们的身体虽小,但却为这片森林付出了太多太多,这让大家都非常喜爱且敬佩他们。


……同时也对这么多年蓝雨里都没有出现过一滴性别为女的雨滴深深同情着。


“叶修叶修叶修!”蓝雨的二把手黄少天轻轻一跳,稳当当地落在了叶修身上,吓得叶修差点想要一用力把他抖落到二十多米的树下去。


“干啥?”叶修一边问着,一边抬头去看还在云上的蓝雨大当家喻文州。


黄少天不满他的举动,于是在他身上蹦蹦跳跳了起来:“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还问我什么?你一点都不想我吗?我们之间的爱呢?被你吃?”


“哎呦!”叶修一吃痛,连忙卷起来身子,把黄少天包裹起来,这才让黄少天稍微平静了一点,“轻点啊,老人家的身子骨经不起这么折腾了,要死我出什么事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我……”黄少天正想说点什么,却闻天边传来了一声轻笑。


“叶修,”喻文州微笑道,“要死你出了什么事,我会对你负责的,不如就以身相许吧?”


叶修和黄少天皆是一愣,反应过来时只见喻文州走到了云朵的最左边,作势要纵身一跃。


“喻文州你这滴酸雨离我远点!”




05


荣耀森林里有一片面积不算很大的沙漠,这片沙漠叫做霸图,那里生活着最坚强的民族——仙人掌。


霸图的大家都是非常认真切严肃的,其中更是以他们的老大韩文清为最,他那张坚毅的脸庞和尖锐的棘刺让很多人的感到恐惧。


恐惧是一回事,敬佩却是另一回事。


作为一棵十年如一日,不畏烈阳照,不惧沙砾烫的植物,他接受到了大家遥远的敬佩之情。


如果有人愿意走近他,并且认真的观察他,就会发现韩文清头上有一片大概一巴掌大的地方,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棘刺。


从呼啸山庄过来的林敬言曾经询问过韩文清这件事,韩文清不语,但一向凶悍的目光却渐渐柔和。


那是韩文清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个秋天。


那时候他还很小,但长相已经颇有现在的风范,导致根本没有人愿意靠近这个不可爱的小孩子。


还不坚强的他总是会觉得难过,郁闷大家为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在阳光下生活的艰辛,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长相上。


直到那天一片小叶子哼着小曲儿,在他身边悠悠地转了几圈后笑着说道:“以前没见过你呀,你叫啥?”


韩文清一愣,然后瓮声瓮气地回道:“韩文清。”


“哦,小韩啊!”叶修特别自来熟地回道,“看起来还真是辛苦啊,这么大的太阳呢。”


韩文清不习惯这样的熟稔,但又忍不住兴奋起来,有人愿意靠近他,是对他最好的鼓励。


“哥给你挡挡太阳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飘到了韩文清头上,看也不看地就躺了下来,然后……


“卧槽——!”


叶修差点没哭出来。


这天晚上韩文清去拜托了蜥蜴季冷,请求他将自己头顶上的棘刺给拔掉。


季冷不解,问其何意。


韩文清这样说:“这样那个愿意帮我当太阳的人就不会被我伤害到了。”




00


“叶修你怎么还不滚回家?!吃饭了啊!”而今天的叶秋,依然在深情的呼唤着他那没几分钟就能消失不见的哥哥。


把叶修偷偷拐走的大家欣慰的感慨道,这两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啊。


嗯,今天的荣耀大森林依旧和谐美好。





–end


评论
热度(414)

© 墨色为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