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国家队】The Last Trump

一只大白圆子:

你是坚不可摧的最后底线,你是暗藏不发的最终王牌。




  • 苏一苏叶领队。

  • 粮食向,一发完



 

“抱歉。”张新杰再一次说。

“不是你的责任。”喻文州只好也重复了一遍,“你不用自责,新杰。队医说这种情况很正常,再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他帮张新杰把毯子往上掖了掖,又宽慰道:“别多想,我把你的训练调整到后天了,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

“谢谢。”张新杰低声道,“我一定尽快调整。明天是不是有个会?”

“嗯,我们可以录下来,再……”

张新杰打断他道:“我会去的。”

“你不用勉强……不过要是感觉好一点的话就来参加吧。”喻文州沉吟片刻道。

张新杰看向对方,试图像往常一样从说话者的表情对内容有所判断。然而现在他的眼镜搁在床头柜上,喻文州的面容模糊不清。

最后他只答应了一声,听从国家队队长的嘱咐闭上了眼。

 


喻文州轻轻合上标着张新杰名牌的门。

门外有个人倚着墙,指尖夹着一支烟。见喻文州出来,他问道:“他好一点了?”

喻文州向走廊一侧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过去那边说。接着他不答反问:“烟你怎么不点?”

叶修配合地接道:“这一层禁止吸烟。我就闻个味。”

说着两人已经行至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夏日苏黎世的落日余晖铺撒进来,泼了两人半身金黄。

“队医怎么说?”叶修问。

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口气:“不太乐观。他的心态很不适合恢复。”

 


谁都没想到第一个倒下的是张新杰。

菌群失调症,俗称水土不服。国家队当然预想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事实上确实有几个队员下了飞机都出现了轻微的症状,只是谁都没想到最严重的一个是张新杰——他们带出来的唯一的牧师。

“可能是他平时的饮食太规律了,所以身体排斥尤其严重。队医跟我说他压力太大。可这种时候……身体没问题的压力都那么大,何况他出了问题的。”喻文州苦笑一声,捏了捏自己的眉间,又道,“还有烟吗?我也想闻闻味。”

今天白天集合的时候,喻文州向全队表示张新杰只是“稍感不适”。实话当然不可能在队伍里说出来打击士气。哪怕在张新杰本人面前,他也只是叮嘱他“尽量保持心情愉快”,只有在领队面前他才能——才敢流露这些负面情绪。

因为这个人,他能接受,他会处理。

“我看是你压力最大。”叶修递出一根烟,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闻过还给我啊,你又不会抽,太浪费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喻文州开口道:“我觉得是我们国内最后那次会议给他的暗示,导致他压力太大了。我当时不应该那么说,是我的错。”

叶修立刻反应过来:“说他是国宝那次?”

喻文州愁眉不展地点头。


 

国内最后一次小型会议,是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四个人开的,他们最后敲定了到达苏黎世后的训练方案。那天结束之前,喻文州让张新杰注意身体。

“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每一场比赛我们会事先设计备用方案。可是你没有Plan B,我们只有一个牧师,别人都能出问题,新杰你可不能啊。”

那时候只是例行叮嘱,气氛轻松融洽,叶修还笑称要传令全队把张新杰当国宝。

没有想到喻文州一语成谶。


 

“国宝也是我说的,怎么成你的错了。”叶修老神在在地混淆重点。

“那天我先提的。他本来心思就重,要是不能在第一场比赛前恢复,我……”

话没说完,被叶修大力撸了一把头发。

“行了,看把你愁的。我说队长大大,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啊?”

喻文州伸手理顺自己被弄乱的头发,疑惑地看着他。

叶修理所当然道:“我啊。”

“可是……”

可是,治疗职业和输出职业的套路完全不同。就算叶修用治疗职业没有问题,每一张账号卡的数据也不同。就算叶修能很快上手石不转,每个人的打法风格也不同——这就意味着这两个月的团体磨合训练全部白费,其他队员要重新适应一个全新的“石不转”。

况且经过两个月的个人针对性训练和调整,他相信每个队员对自己的角色操控度都已经在巅峰,这个时候更换任何一个角色的操控者,都实在是下下之策。

喻文州本来想这样说,但是他明白的事情,叶修只会比他更早就想明白了,现在这么说无非就是安慰他一句,非要反驳有什么意思呢?于是最后他也只是勉强笑了笑:“当然没忘。那我先回去了,前辈。”

叶修接过对方还过来的烟,站在原地目送喻文州的背影渐渐走远。

等到喻文州进了自己的房间,叶修终于收回了目光,两根烟在他指间轻巧地转了个花,而他却没有回房间,而是转身去了已经空无一人的训练室。

 

 


 

“好,那这个方案就这样定了。”喻文州合上文件夹,忍不住又看了张新杰一眼。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对方状态非常糟糕,一个小时的会议下来,脸色已经白得吓人。

“新杰,你要不先去歇着吧?重要的事都说得差不多了。”肖时钦劝道。

张新杰摇头,尽管状态很差,声音依然沉稳:“没事,把下面的内容讨论完吧。”

肖时钦还要再劝,张新杰又道:“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队医也说不要一直躺着,活动活动比较好。”

是了,张新杰从来不是那种逞强的人。他说没事,那就是现在真的没事。这两天他严格执行了医嘱里的各个注意事项,恐怕医生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省心的病人。然而……肖时钦抬起头,正对上喻文州一时没能掩住的忧心眼神。

然而,他越是急迫地想好起来,压力越大,因为他清楚自己是队里无人可替代的牧师。医嘱里最重要的那一条“保持心情愉快”,恐怕是……

“那就说说下一项吧。”喻文州道,决定结束后再想办法和张新杰谈谈。

出乎意料地,叶修忽然打断道:“等等。”

其他三人都看向他。

“新杰,来来来,给你看个东西。”叶修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手边的一叠纸朝张新杰推过去。

多数训练和对战方案都是他们四个人负责制定的,每个人手上都一堆资料,谁也没注意叶修带进来的这一叠纸,此时都疑惑地看向那叠封面空白的资料。

张新杰翻开看了看里面,依然很疑惑:“这是……每个人的训练数据?这份数据我有。”

叶修笑了一声:“不,你没有。”他说着做了个翻页的手势,道,“往后看,看仔细点。”

每一页都标了日期,一天一页,捏了捏厚度,大概就是两个月的样子。每页都是一张大表格,左边一纵列是十三个角色名,顶上一横排是各种数据名称:训练1完成度、均DPS、关键点瞬时DPS、训练2完成时长、训练2暴击率、平均APM、瞬时APM……张新杰太熟悉这份数据的格式了,这是国家队每天都会出的训练报告。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不对的地方。格式是一样的格式,可里面的数据都不对。他记忆力很好,依稀还记得刚刚组建国家队的时候,每个人的训练状况,这份数据里有几个人的某些数值太高了,有几个又低了。

可越往后翻,数据似乎越来越接近他记忆里的样子,直到最后一页——

张新杰奇怪地看见“石不转”那一栏仍然是满满当当的各种数字和判定,问道:“昨天的数据里怎么会有我?”昨天国家队开始在苏黎世的第一次训练,而他没有参加。

“没有你,那是我。”叶修回答道,“不止那个石不转是我,其他所有角色都是我——这一份不是国家队的训练报告,”他一手向后搭在椅背上,语调随意,“是我的。”

张新杰难得露出震惊的神色,旁边喻文州和肖时钦已经简略地翻了翻那份报告。

“这是你的数据?!用角色模拟器做的吗?这……这和国家队的数据简直太像了啊!”肖时钦诧异道,他正在看最后一页,那上面的日期显示就是昨天晚上,

“不是像。”喻文州说着,把他手上那一叠真正的国家队报告也翻到最后一页,和叶修的那一份放在一起,“是分毫不差。就连新杰的数据也和他上一次训练一模一样。”

一时间没人说话,小型会议室陷入了沉寂。

“都怎么了?被哥惊呆了?”叶修笑道。

肖时钦慢慢反应过来,所谓“是我的训练报告”是个什么概念,他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一个人……做了我们十三个人的训练?每天?”

叶修一摆手,道:“在其位谋其职嘛。我不仅是领队,还是所有人的替补呢。”

喻文州忽觉心里一颗大石头落了地,他露出这两天第一个轻松的笑容:“新杰,现在你总算放心了?”

张新杰点头。他们都明白这份数据的意义。这意味着,只要有必要,叶修可以完美地替补他们任何一个人,完美到每一个数据都一样的地步。不,不止这样。他既然能有意识地控制数值相同,说明他的数据还有上升空间,他甚至,还可以比原操纵者做得更好——

“这可不是什么替补,”肖时钦喃喃道,“这是——这是一张杀牌啊!”

张新杰觉得重压顿减,仿佛全身都轻快了不少。

叶修看了一圈这三个人,摆出说教的语气:“你们看看,多大点儿事啊?昨天一个两个都愁眉苦脸的。愁什么?天塌下来哥给你们撑着呢。就是谁真的没法上场又怎么了?我替你们上跟你们自己上没什么区别。哎我不是吹啊,就我苦练这两个月的成果,只要比赛的时候我不开口,队友都发现不了换了人。”

气氛一下子又轻松起来。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半是责备地对他道:“就算是这样,前辈好歹先跟我们商量一下。每天这么大量的训练也太胡来了。”

“还行吧,小意思。就是cos索克萨尔的时候有点难度,毕竟要压着手速。”

喻文州:“………………”他微笑道:“我们讨论讨论下一项内容吧。”

 

 


 

第二天张新杰一大早就出现在了训练室。

“新杰!”不少来得早的人跟他打招呼,“你好了?”

“还没有,不过参加训练没问题的。”张新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只是有点水土不服,明天就会完全恢复的,谢谢关心。”

张佳乐在他旁边的机位坐下来刷卡登陆,闻言笑道:“别这么客气。老实说昨天我还有点担心,毕竟你是我们的牧师啊!没什么大问题就太好了。”

张新杰看一眼最前面的桌子,那是领队的位置。

他说:“当然没有大问题,还有叶领队呢。”

黄少天在他们对面的机位,附和道:“就是啊,叶修那家伙那么变态,散人都玩得溜,何况转过职的账号!”

张新杰失笑,有的时候他们这些“战术大师”,想的太多,反而自扰了。


 

 

半个月的激烈厮杀,中国队插旗苏黎世。

这是首届世界邀请赛,冠军队伍注定成为经典,每一个队员注定成为传奇。

而叶修始终没有上场。

夺冠之后,刚刚获得最佳治疗奖的张新杰第一条微博却是:感谢领队!@叶修 

国家队队长以惊人的手速第一个转了这条。随后是各个国家队队员的转发,这条很快就被极度兴奋膨胀的刷屏状态的荣耀粉轮了起来,就连霸图粉一时间都顾不上和老对头的私人恩怨了。

片刻之后,当事人在万众瞩目下回应了。

叶修V:应该的,我可是职业领队。

 

 


 

你是坚不可摧的最后底线,你是暗藏不发的最终王牌。

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


评论
热度(819)

© 墨色为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