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all叶】暖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补档7.0.1



之前有宝贝点的梗,侍应生X店长paro




考完试心好塞,来,吃点糖



 
 
祝食用愉快~
 
 



【all叶】暖
 



 
0.1
 

 
冬日里,不管是纷扬的雪花,还是漫天的冰雨,都只让人觉得寒冷。



如何才能变得温暖呢?



 
当然是,牵住我的手啦。
 
 

0.2
 

 
“喻总,您还没吃午饭吧?咱们楼下新开的甜品店里的点心,真的很不错,您尝尝?”
秘书小姐送完报告之后,将小巧而精致的纸盒放到喻文州的办公桌上。
喻文州笑了笑,低声道了谢。在翻看文件的间隙抬眼,白色的纸盒做成小小的房间形状,绘着简笔画般稚气又可爱的暖色调的花朵,簇拥着中间圆体的“Glory”,显得格外温馨而又活泼。
 
 

喻文州挑了挑眉,这种风格的甜品店,倒是少见啊……




打开纸盒,中间盛放着一块小小的一块提拉米苏。
咖啡酒的香气扑鼻而来,夹杂着甜点甜蜜而旖旎的气息,顶部更是被细心地装点上了细碎的巧克力以及香甜的水果片,只是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
 
 

0.2
 
 


喻文州第一次踏进Glory的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打烊的时间,店里已经没有客人,只有一个青年抱着臂懒散地倚在落地窗边。
看他进来,黑发的青年调整了姿势,站得正形了些,笑了笑:“这么晚了来吃甜品?”
 


丝毫没有介意对方的调侃,喻文州走过去找了离青年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下,手臂上的西装放在一旁,没有去看桌面上摆放着的菜单,而是直接抬头询问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甜品剩下?”
也许是对他的行为有些惊讶,青年眯了眯眼,打趣道:“客人不说,我可没有读心术。”
喻文州正要开口,却看见从后厨里走出来个戴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年轻人,那人有些无奈:“前辈……”
 


青年见状抬了抬手,像是妥协般叹了一口气:“好好好,我知道了。”又转身看着喻文州:“不好意思,您今天的确是来得有点晚了,店里准备的甜品已经卖光了。不过后厨还留有一些原料,不介意的话我给您做点简单的小东西?”
 
 

说是简单的小东西,端上桌来时喻文州却小小地吃了一惊。
白净的圆形瓷盘里,深金色的苹果葡萄干派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小小的花边流畅而均匀。
拿起配送的餐具,喻文州将尚且带着热气的派分成三份:“一起吃吧,这么晚了,你们辛苦做出来,被我一个人吃掉也太可惜了。”
 


 
0.3
 


 
青年也没和他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倒是一旁带着眼睛的年轻人有些拘谨,却被青年拉着手一把摁在了座椅上:“别人请客,小肖你犹豫什么?”
 


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年纪相近的三个人很快熟悉起来。
 
叶修是Glory的店长,肖时钦则是在附近知名的R大念书的学生,只是长期在这家店做侍应生。
 


 
喻文州注意到,叶修有着一双极为好看的手,衬着精致的蛋糕,几乎要掠去了人的心神。
 



 
0.4
 
 


自从与叶修和肖时钦相识之后,喻文州常去Glory。
一是甜品味道的确不错;
二是三人都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彼此也能谈得来;
最后是,喻文州不得不承认,一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自己,也有些欲罢不能了。
 
 


然而一旦怀抱着这样的心思,再去看时,就会发现有太多不一样了。
 


趁着叶修转身拿东西,喻文州变戏法儿似的从口袋里迅速掏出一朵玫瑰放在柜台上,等叶修转过身来时,方才还微笑着站在这儿的青年已经找好位置坐下了,只有柜台上娇艳而馨香的玫瑰留下他曾握过的温度。

叶修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找了个高身的玻璃杯将玫瑰插了起来。
 



后来每日里总会收到这样的玫瑰,渐渐地在玻璃杯中变成了小小一束。
玫瑰花期不过几日,很快便会凋谢,然而喻文州总会更快地将花朵提前补上。
 



后来玻璃杯中已经装不下,倒是肖时钦找了个素色的花瓶来,将玫瑰插好放在了柜台之上。
然而叶修再看时,一片艳色里边,多了数朵淡色的郁金香。
 


 
0.5
 
 


再后来,喻文州每天送来的花朵越来越多,叶修干脆整理成一小束一小束放在店里当成了装饰。
喻文州也不管,只是每天按时让人送来,偶尔他会摘下一朵,直接放入叶修的口袋。
 
 


三人间的情愫虽无人说破,可早已心知肚明。
 


 
“前辈,我要开学了。”肖时钦解下身上的小围裙,微微蹙着眉头看着叶修。叶修靠在烤箱旁,嘴里叼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肖时钦眉头皱得更紧了:“前辈没什么想说的吗?”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语气里满满都是哀伤:“前辈一定爱上了喻先生的玫瑰花,不记得我了。”
 


叶修险些咬不住嘴里的烟:“我说你上学又不是不来上班,店就在学校门口,红绿灯都用不着过一个的,肖时钦你这是抽哪门子疯?”
撩了撩因为最近没有修剪而变得略长的头发,叶修有些无奈地叹口气,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发顶:“这是怎么了?”
 


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扬了扬唇角,肖时钦猛地扑过去,将吓了一跳的人迅速拥入怀里。
 
而此时,西装革履的喻文州正带着修剪成新娘捧花形状的玫瑰推开了后厨的大门,语气温柔:“叶修,还有我。”
 
 


0.6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当做出新的甜点,叶修就会让家里的两只先尝尝鲜,根据他们的评价再做改进。
而此刻改良的提拉米苏方才做了一半,几乎同时踏进店里的两个人已经围了上来。
 
叶修有些得意地挑了挑眉:“尝尝看我的手艺,即使只是半成品,也能迷得你们不要不要的。”
 
 

闻言喻文州笑了笑,和肖时钦交换一个了然的眼神,指尖从提拉米苏旁滑过,带着奶油直接抹上叶修的唇角,低声道:“那当然,是天下无双。”
 


 
0.7
 


你知道提拉米苏的含义吗?
 
 


——把我的心带走。
 
 

 
End.
 


 
原谅我拉灯了...
上次被Lo屏蔽得生无可恋【躺

评论
热度(617)

© 墨色为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