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all叶】我在这里爱你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补档4.0.1

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篇,也希望你们能喜欢~





甜甜甜,一发完
旁观者第一人称视角,类似《叶先生和他的基友们》
老夫老妻梗



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脱缰的野马OTZ
也许会大修QAQ


祝食用愉快~



如果能有宝贝和我交流下感想就最好啦
 
 
 

【all叶】我在这里爱你
 
 
 

0.1
 
 


下班回家时,一如既往地被堵在了离家不远的路口。
我抬手看了看表,越发焦躁起来。手指点着方向盘,视线无意间扫过窗外的街道,却突然发现前方转角似乎新开了家咖啡店。
 

店面装修得很简洁,但却处处都能看出店主人的用心,不似有的咖啡店,为了所谓的“高度”,弄得矫揉造作,得不偿失。
我微微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发现店面里似乎也是浅淡的咖啡色与白色为主,瞬间好感丛生,决定有时间就去店里坐坐。
 

然而我看了半天,却没发现这家店的名字,只能隐约看见玻璃门的把手上挂着个有字的小牌子。
我有些出神,不知觉间身后的车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按响了喇叭。急忙收回已经神游到天边的思想,我发动了车,却仍然忍不住频频回头。
 


 
0.2
 
 

实在是有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晚间我就去了那家店。
 


出乎意料的是,这家店居然真的没有名字,只有入口处的小木牌上用中文写着“我在这里爱你”。
笔迹随意,却有种特殊的美感,让人见之难忘。
 

我推门走进去,已近打烊时分,店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客人。
走到吧台,唯一的侍者正懒懒地坐着,逗弄着趴在桌面上的猫。看到我,他站了起来,微微笑了:“先生,您要点什么?”


“一杯黑咖啡。”
 

听到我的这个答案他似乎有些惊讶,挑了挑眉:“这个时间?”
我点点头,不做解释。也许是认识到我不会改变主意,他没有再说什么。我转身走到窗边坐下,看着其外已过高峰期却仍然川流不息的车辆,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一个托盘很快就被放到了面前,出乎我意料的,面前的托盘上,除了咖啡,还有一碟小却精致的曲奇。
我抬眼,侍者笑了笑,瞳中光芒闪动,格外令人心动。
 


他说,这是给第一次来的客人的礼物。
 

我一向不爱甜食,那天却破天荒地拿起一块尝了尝。
 

好甜,我想。
 
 


0.3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好像从察觉的时候起我就早已养成了每日结束工作后总要到那家店坐坐的习惯。
熟悉之后偶尔也会闲聊,我知道了当初我以为的侍者其实是这里的老板,他叫叶修。
 

他有双极好看的手。
手指莹润而修长,指甲修剪得很整齐,指尖圆润,秀美却不女气。
 

这样的手,难怪能做出那么多令人念念不忘的美食。
 
 

我敲了敲吧台,叶修抬起头,唇角是我越来越熟悉的笑:“还是一切照旧?”
“不,我决定听你的劝,今天只要一杯纯牛奶。”
“到咖啡店里点牛奶?”叶修眯着眼,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高高的玻璃杯更显出他对于男性来讲格外白皙的肤色,我默默看着他低垂的睫毛和专注的动作。
 
 

他和我是一类人。
 
 

我在心里想。
 
 

 
0.4
 
 

再一次去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吧台后竟换了人。
我突然有点恍惚,四下环顾了下,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店。吧台前的青年很是好脾气,我好一阵没有说话他也不曾催促,只是带着淡淡的笑等待着。
 


“一杯黑咖啡。”
“好的,请您稍等。”青年的声音格外温和,带着春风里暖阳下被烘烤得暖融融的青草的气息。
 

他来送黑咖啡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询问:“请问叶修?”
似乎是有些惊讶于我的问题,青年顿了顿方才回答:“您问叶修?他最近有些私事,这家店由我来照管。”
 

我点点头,低头看着被送过来的餐点。
一杯黑咖啡孤零零地立在桌面上,没有当初并不讨我喜欢的小餐点。
 

 
0.5
 

 
不知为何,我间隔了几天才再次去了那家店。
推开门时,看见吧台前站着个极为俊美却眼生的青年,我却不知为何突然无比失落。
 

没有叶修,我想。
 

走近看时,才发现吧台内侧有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大大的围巾遮住了大半的脸颊,我却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叶修。
我的心情突然变得雀跃,叶修身边的青年却在此时开口询问:“欢迎光临,请问您要点什么?”
他将声音压得很低,显然是顾及着身旁睡着的叶修。
 


我突然有了些不愿去想的揣测。
 

 
这次我坐在了正对吧台最近的地方,看着青年时不时给叶修弄一弄围巾,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睡得是否安稳。
最后店里只剩下我一个客人,我站起身,将钱留在桌上,没有去打扰他们,心里却一直循环播放着那个画面。
 

 
青年低着头,自背后将叶修小心地拢在怀里,轻柔而珍惜的吻落在他的额角。
 
 

0.6
 
 

“咖啡,有吗?”
“抱歉,没有。”
“伯爵蛋糕?”
“抱歉,没有。”
“约克郡布丁?”
“很抱歉,没有。”
 
 

听着一成不变的回答,看着眼前扎着小辫长相秀气却浑身笼罩着低气压的青年,我有些无奈,只好转头看向叶修。
叶修却只是耸了耸肩,做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抱歉,我们今天提前打烊了,先生您请回吧。”
我有些吃惊,叶修却好像早已料到:“不好意思啊我家乐乐闹小脾气了,您下次再来吧,我好好招待您。”
 
 

我想起之前刚刚走到吧台还来不及点餐便看到青年迅速冲过来将叶修挤到了一侧的景象,再看看此刻情状想来是无法愉快地吃点东西了,于是说了声“再见”便离开了。
 

在店门前不远处我有些鬼使神差地回了回头,却看见叶修被那人一把摁在了吧台之上。
叶修毫不慌乱,脸上甚至还带着那种我似曾相识却又无比陌生的笑。
 
 


0.7
 

 
再过几日就是情人节,街上已经到处都带着玫瑰的馨香。
我看着前方小情侣紧紧相牵的双手,突然想起了叶修。
 

他有种特殊的、令人见之不忘的特质。
 

我调转了车头,向那家店驶去。
 
 

今天店里很有些热闹——不是客人多少,而是叶修身边,簇拥着很多人。
有我之前见过的,也有非常眼生的。
他们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叶修正端出来一份爱丁堡高地花楸浆果冻,看见站在门口的我,他有些惊讶地走过来:“抱歉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间过来,今天店不开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坐坐吧。”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


站在店外路灯照不到的黑暗角落,看着店里叶修和他们一起一边品尝各式甜点一边打闹,我突然发现今天店门上挂的小木牌已经被翻了过来,不再是“我在这里爱你”而是“欢迎回来”。 


0.8  



我回到了车内,将副驾驶上的大束玫瑰花丢到了街角的垃圾桶。 



花束里的卡片掉了出来,上面誊写着聂鲁达的情诗——《我在这里爱你》。 
 我曾问过叶修咖啡店小木牌的事,当时他笑着,语焉不详,只说他们喜欢。



那时我不懂,如今在深夜的街头,终于明白。
 


“这是一个港口。 
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藉这些阴郁的船只而行,   
穿越海洋永无停息。” 
 

 
这是首浪漫的情诗,由叶修起,亦由叶修止。
而我从头到尾,只是个,怀抱爱慕之心的旁观者。
 


 
End.

评论
热度(697)

© 墨色为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