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all叶】灵异恐怖三部曲——恶居

病客:

*有惊悚、血腥描写


*暗面人性描写


*对以上不适者请自行回避 

 

恶居

 

“先生。”

 

“现在想来,我大约是被鬼迷了心窍了。”

 

女子坐在烛光的那一边。

 

即使梳着简陋的妇人头,也不碍她的美丽。女子有着一副姣好的面容,微微上挑的眼角显得有几分多情,五官精致小巧,可惜面色过于惨白。似是为了掩盖这种颜色,她往脸上抹了桃粉色的胭脂,在眼角也略微抹了些许,唇色更是妖媚的红。

 

她穿着黑色底绣有艳色牡丹的外袍,端庄坐着的模样嫣然一个婉约的大家闺秀。

 

不能否认,这是位即使放在江南也算少有的美人。

 

“是吗?”

 

烛光这一边坐着两个男子。

 

一个长相英俊,衣着规矩,静静地听着女子的言语,而另一个还在抖着烟枪里的烟草,长相倒也端正白净,只是身子骨没个正形,衣裳也随意地披着。

 

“确实,毕竟这个世上魑魅魍魉什么都有。”

 

“谁说不是呢?”

 

女子掩唇轻笑。

 

“我说了又说,可是没人信我。幸好今天遇到两位。”

 

在这破庙内,只听得蜡烛偶尔燃烧灰尘的轻响。泥塑的菩萨在帘幕后望着他们。

 

叶修在周泽楷不满的目光中吸了一口烟,烟雾轻轻呼出,烛火颤了颤。

 

“夜还长,小娘子不妨聊来听听?”

 

“我哪还是小娘子呀。”

 

女子又笑了。

 

她的手指滑过秀美的下巴。

 

“嗯……我想想。”

 

“我跟他初见,是在我还在念私塾的时候了。”

 

“私塾?”

 

“家父在朝中做官。”

 

“哦……”

 

“当时念私塾的孩子们也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在我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他。”

 

“青梅竹马啊。”

 

周泽楷捏了捏叶修的手。

 

叶修又偏头去跟他咬耳朵。

 

“嗯,我们也是。”

 

“是啊,青梅竹马。那个时候他——我的相公,还只是个整天板着脸的小孩子,有一次下棋输给我了,一直不服气,天天都臭着脸摆个棋盘在我面前。我那个时候还念着父亲所说的男女授受不亲,第二天他就被我哥哥揍了一顿。”

 

想起了有趣的回忆,女子笑得眼睛弯起。

 

“他的父亲也是朝中的官员。”

 

“不过官比家父小,听说这件事后,揪着他的耳朵上门赔礼道歉。一来二去的,我们也算是认识了。”

 

“夫人私塾念了几年?”

 

“直到我及笄。后来在朝中辅佐父亲。”

 

“你哥哥?”

 

“哥哥出征了。”

 

“夫人真是才貌双全。”

 

“呵呵,”女子轻笑,“您逗我笑呢。”

 

周泽楷看向身边这个私塾读了几年就跑去当兵的家伙。

 

“你相公呢?”

 

“相公为人保守,在朝中……”

 

“我明白。”

 

女子拢了拢耳边的发丝。

 

“在我及笄三年后,我嫁给了他。”

 

“那天,真漂亮。无论是母亲送给我的喜服,还是花轿和洞房,都十分美丽,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天的盛况。”

 

女子的左手探入右边的袖内,无限眷恋地抚摸着手上精美的银手镯。

 

而周泽楷的左手探入了叶修的袖子里,扣住了他的手指。

 

“喜事啊,总是那么美的。”

 

“是的。”

 

“然后在我们喜结连理后的第二年,他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让我脱离官场。”

 

叶修和周泽楷都皱了下眉。

 

“我推掉了。”

 

“不可惜吗?”

 

“他希望我不要往外跑,主持家中,我就推掉了。”

 

“我爱他。”

 

庙外刮过一阵风,风穿过破破烂烂的窗户,传出一阵呜呜声。

 

宛如野兽嚎叫般的声音。

 

烛火摇摆几下,叶修连忙伸手护住。

 

女子垂眸看着那点火光。

 

“这倒也没什么关系。”

 

“之后他很疼我,公公婆婆也很关心我,那时候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哦?”

 

“母亲说过,我是一个强势的女人,如果不改变的话,会失去很多东西。”

 

“强势也不一定是坏事。”

 

“先生您会这么想,我很羡慕您的夫人呢。”

 

“呵呵。”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夫人没有,内人到有一个。”

 

周泽楷满足了。

 

女子微讶,随后露出个了然的笑容。

 

“我改变了。”

 

“但我没想到,此后,让我改变的事更多。”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对我关爱有加的丈夫和家人,可能只是为了我以后的让步。”

 

“他想纳个小妾。”

 

周泽楷的眉皱紧了。

 

“我一直没能怀上孩子,夫家着急了,公公婆婆那年之后一直在软言软语劝我。”

 

“我的相公也在劝我。”

 

“他说,他们说,没关系的,只是娶个生育的工具进来,我是正室,他只爱我一个。”

 

她抬起手,露出银镯子。

 

另一只手的指尖轻轻划过镯子上的沟壑。

 

“就好像这个掐住我手腕的手镯一般。”

 

“您知道月季吗?”

 

“就好像月季的花枝,一圈又一圈,慢慢地慢慢地缠在我的手腕上,结果因为它缠得太温柔了,刺全扎进来了我都不知道。”

 

“后来呢?”

 

“我妥协了。”

 

她微微笑。

 

“我妥协了。”

 

“我说,我同意,但是我要她从后门进来。”

 

“我要她穿着放有刀片的鞋子进来。”

 

“她呢?”

 

“呵呵。”女子愉悦地轻掩住嘴。

 

“过两天我相公告诉我,她同意了。”

 

“她怎么会同意这种东西呢?天知道我相公是怎么说服她的。”

 

“好惨啊,那天她从轿子上下来被扶进房间,一路淌了一地的鲜血,像是两条蜿蜒的蜈蚣。肯定很痛。”

 

“可是我很开心。”

 

“她的脚废了吗?”

 

“当然啊。因为我不许有人给她医治。她的一个丫鬟想偷偷去找大夫,被打断了双腿,就再也没人敢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做?”女子看向周泽楷,眨眨眼,“只是生育的话,有肚子以上就够了吧?要腿做什么呢?”

 

“这样……不对,是错的。”

 

“他们逼我。”女子平静地说。

 

“他们是坏人,我在惩罚坏人。”

 

“处以死刑的犯人,是无辜的吗?”

 

“我很喜欢那时夫君和家人看向我的眼神,他们被惩罚了,他们在害怕。”

 

“尽管我爱他们,但我最喜欢他们那时的表情。”

 

这个人疯了。

 

周泽楷想着,并没有再反驳。

 

“他们不再敢当着我的面对那个女人说好话了。”

 

“但是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

 

“我的夫君晚上偷偷去见那个女人,我的公公婆婆也会去给她送补品,期待着她能给他们生个大胖小子。”

 

“每一次,我都跟在他们后面。”

 

“我看着他们,任何时候。”

 

“哪怕是相公他跟那个女人温存的时候,我也看着。”

 

“我可怜的妹妹,她也许觉得自己是在忍辱负重吧。”

 

“可惜,我先怀了孩子。”

 

“那些专注的爱立马又回来了。”

 

女人爱怜地抚上自己的小腹。

 

“多可爱的孩子,他会慢慢长大,然后我会给他穿上漂漂亮亮的小衣裳,教他读书认字,他会是最聪明可爱的孩子。”

 

“孩子现在怎么样?”叶修呼出一口烟。

 

“死了。”

 

女人仍然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小腹。

 

“死在我肚子里了。”

 

“……抱歉。”

 

“节哀。”

 

“没关系,我早就挺过来了。”

 

“没想到我那个妹妹没这么笨,在我怀孕后的第四个月,婆婆带我去上香,我就被她花钱雇的人劫走了。”

 

“她坐在一边喝着茶,而我躺在地上被几个男人拳打脚踢,硬生生把我腹中的孩子打死了。我也奄奄一息。”

 

“最后保住一条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跪在我床边,我相公和父亲气急了要动手,她捂着肚子说:‘我怀孕了。’”

 

“她对着我说的。”

 

“她赢了。”

 

“那之后我常常做梦。”

 

“我那满身是血的孩子爬到我的床底,我把他抱起来,他身上没有一块好的皮。我能看见那些肉那些心肺,我这样直接碰他好像把他弄痛了,他哭着抓我咬我,弄得我也是满身血,我和他一样了。”

 

“你没有报复他们?”

 

“之后没有,没了孩子后我突然冷静下来了。”

 

“我开始对小妾宠爱有加,我的相公和家人都惊呆了,就连那个女人都惊讶不已,他们纷纷夸我懂事又贤惠。”

 

“小妾的孩子平安健康地生下来了。”

 

“是个男孩儿。家里人高兴坏了,光是宴席就摆了好多桌。小妾抱着孩子,对我甜甜地喊姐姐。”

 

“真好。”

 

“这样我杀掉那个男孩的时候就不会有太多负担了。”

 

“杀了他?”

 

“不止。”

 

“不止?”

 

“我帮她好好照顾那个男孩儿,小孩子总是长得快的,没几年就会满地跑了。”

 

“我当着她的面杀了他。”

 

“特意给他穿上了我亲手做的红衣裳。”

 

“他母亲呢?”

 

“我不记得了。”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满屋子鲜血了。”

 

“红得十分漂亮,就像我洞房的那一天,红色的艳丽的屋子,穿着红衣的美丽的我。”

 

烛光摇摇晃晃,明明灭灭中,女子恬静微笑的脸显得格外地骇人。

 

她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字令人不寒而栗。

 

周泽楷眸光暗了下去。

 

叶修往烟枪里塞了点烟草。

 

“夜深了啊。”

 

“是啊,夜深了。”女子看了眼窗外闪烁着星星的夜空。

 

“说完吧。”

 

“好的。”

 

“那天的盛况就像是回到了我的婚礼。”

 

“那天的事我不太记得清了。”

 

“但是很快乐。”

 

“前所未有的快乐。”

 

“盛宴结束的时候,我举着刀,站在祠堂内,而我的相公缩在角落。”

 

“他在念什么。”

 

“我走过去听。”

 

“他说我会不得好死的。”

 

“我很疑惑,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啊。”

 

“恶鬼做出了这些事。”

 

“而无辜的我被赶来的人架起来烧死。”

 

女子身上的衣物开始脱落。

 

发丝散开,随后变成烧焦的一缕缕。

 

她歪着头,皮肤慢慢变形,卷起发皱,最后变成难看的焦黑,难闻刺鼻的味道传来。

 

乌黑的血混着尸油流下,她睁着一双充血的双眼。

 

“做出这些残忍的事的是恶鬼。”

 

“我做错什么了吗?”

 

“是我错了吗?”

 

她闭上眼,身体变成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后来我明白了。”

 

“我就是恶鬼。”

 

“我是个想要幸福的恶鬼。”

 

恍惚间,她向叶修伸出手。

 

“真幸福呀,你……”

 

叶修懒洋洋地看着那只丑陋的手越靠越近。

 

周泽楷低头,轻轻吹向了蜡烛。

 

蜡烛熄灭的瞬间,三人消失不见。

 

菩萨安静而慈悲地看着这破败的寺庙。

 

除了一支燃着青烟的蜡烛,再无任何人的痕迹。

 

好似从未有过人一般。

 

(完)


评论
热度(143)
  1. 子禾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

© 墨色为曜 | Powered by LOFTER